呆萌女皇要出嫁

135 猫妖案

    左丞相就三个儿子,唯独一个女儿。从小没受过任何欺负,就连左丞相都没有打过呢。

    “娇娇,怎么了,哭成这样。”左丞相听着左娇娇的哭声就心疼。

    左娇娇根本没有理会左丞相,依旧自顾自的哭着。

    左丞相的夫人可算看见了救星,连忙上前挽住左丞相的胳膊“哎呦,夫君啊,你可总算来了。刚才娇娇哭着喊着要见你呢~”

    左丞相耷拉着老脸,一本正经的训着“你哟,都是你宠出来的!”

    “啊!爹啊!”左娇娇这么一喊,左丞相卖弄着笑脸就贴过去了“娇娇,这是怎么了呢?”

    左娇娇一把扯住左丞相的胳膊“爹,昔离仗着他好看就派人把我的猫,拿走了啊,拿走了,呜呜呜~”

    这前后没什么逻辑的的事情啊,左丞相是听的一脸懵逼。硬是耐着性子听他的宝贝女儿把事情给讲完。

    左娇娇抱着爱猫出游,仅仅是出游而已。她去了寺庙一回,然后就回来了。结果有一个和尚离奇死亡了,然后昔离就说是她的猫做的,就把她的猫给带走了!

    “昔离这个坏人啊,抓猫是不是也要看主人啊,爹~”左娇娇哭的稀里哗啦的。

    左丞相也总归零零总总的听清楚了。“这也太无理取闹了,走,爹这就带你去把猫领回来。”

    左丞相内心是有些窃喜的,这下可让我抓着你的小辫子了。

    左娇娇停止了哭泣,应了一声“好,爹,让我打扮打扮,妆都哭花了。”

    “还打扮什么呀,你的猫不重要了?”左丞相有些不理解。

    左娇娇特别认真的和她爹说“爹,听说昔离特别的俊,我可不能邋遢了。”虽然没有见过昔离,但是听说他长的特别特别的俊,虽然她从小到大也是见过不少俊俏模样的人,但是对于昔离,她还是有些期待的。

    毕竟,不是谁都敢和丞相府作对的。

    左丞相无奈,也只好背着手点头说着“好的,你快些。”

    来的准还不如来的巧呢,左丞相携女刚好赶上昔离开堂审案。开场看起来有些滑稽,一群和尚站在那里,还有一只猫被圈着关在那里。

    左娇娇看见自己的爱猫受到如此的折磨,眼泪忍不住的就往下掉了。“乖乖。”

    她哽咽的喊了一声,猫似乎听见了似的,喵喵喵的在公堂上乱叫着。左娇娇一看越发的心疼了,紧紧的揪着她爹的胳膊。

    左丞相老脸都揪到一块了,求饶着“娇娇,放手啊。”

    左娇娇这才回神过来,轻声道歉着“爹,对不住啊,我忍不住。”

    惊堂木这么一拍,就算开审了。

    左娇娇和左丞相的目光就这么被吸引过去了。

    惊为天人,可以这样子形容昔离嘛。如漆的弯眉配上深邃的眸子,双唇最为诱人红润的如同上了胭脂一般。面若冠玉等一系列形容美男子的词汇都可以加诸在昔离的身上。

    “爹啊,牺牲一只猫看到如此美色,也值了。”左娇娇一点都没有怜惜猫的模样,反倒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昔离。

    左丞相不知道左娇娇转变的如此之快,他已经专注的听昔离审案了。

    因为这个案件本身就很吸引人,一群和尚和一只猫的故事。

    “小师父们可否将案件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来?”昔离低沉的嗓音就已经让众多围观少女沉醉了,当然左娇娇也是一个。

    其中一个小师父说着“那日我的小师弟在院落里扫着落叶,不知从哪里这只猫就蹿出来了。小师弟一时贪玩就过去逗了逗小猫,入夜之后,小师弟竟然就死了。”

    “猫妖,肯定是这猫妖所为呀。大人还请为我们做主啊。”

    昔离点着头又询问了一些问题“如何认定就是猫妖呀?”

    “小师弟除了接触过这猫,别的什么再也无异了。还望大人一定要明察呀,我们方丈可是心疼小师弟了,小师弟这样死的不明不白,若是没有真相,方丈怕是心悸要犯了。”

    昔离特别诚恳的回答着“我明白了。定会妥善处理此事的。传仵作。”

    白衣仵作登场,老实的回答着“回大人,大人让小的看的伤口,小师父的脖颈处倒是有一个,别的就没有了。”

    “可是猫所咬的?”

    “看着极像,但是又像极了锐器所致。难以分辨。”仵作皱眉回答。

    案子似乎进行到一个模糊化的程度了,倒也勾起了左丞相的几分兴趣,因为如何处理的好,就是昔离的问题了。

    昔离又问道“小师父平日在寺院之中,可与他人有过过节。”

    率先回答的是大师兄“自然是没有的,小师弟辈分最小,所有人都宠着呢。”

    另一坚信猫妖说的师兄再次开口“是猫妖吧,若不是这可真说不清了。小师弟睡之前还和我打了招呼呢,真没想到,这就....”

    那位师兄说着就要哭起来,旁人立马安慰着。

    昔离反倒是觉得反常了“小师父为何要与这位师父打招呼呢?”

    “小师弟每晚都要来我这听会故事,毕竟年幼。”

    这样解释倒也说的通。

    猫妖说的师兄再三的说“大人,我们不能杀生,还请大人明察秋毫替我们做主呢。”

    “若真是猫妖,定不能轻饶,但若是别有隐情,我们也不能冤枉了一只猫。”

    “可这哪里有隐情了?!”猫妖说师兄坚持要给那猫定罪。

    昔离抿了抿嘴,开口说道“此案疑点甚多,容本官三日,再审。”

    “大人,明察秋毫啊。”大师兄开口说着,默认了昔离的做法。<script>

    (function() {

    var s = "_" + Math.random().toString(36).slice(2);

    document.write('<div id="' + s + '"></div>');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con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那是自然。”昔离应承着。

    所有人之中,坚持猫妖说的师兄,倒是显的特别的出众,就连昔离与他对视,他都有些在逃避呢。所以其中一定有猫腻。

    昔离退堂之后,左丞相携女拜见。

    左丞相对于昔离今天的表现,中上水准吧,只能这样打分。没有特别的突出也没有特别的无能。若是他的女儿,他才不会去见昔离嘞。

    “大人来访,可是为了那猫?”昔离开门见山的说着。

    “它叫乖乖。”左娇娇带着崇拜的看着昔离解释着。

    左丞相老脸羞红,点了点头。“猫妖说,我是不信的,你怎么看?”左丞相顺带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昔离笑了笑“自然也是不信的。只不过,有人让我们信。那不如将计就计。”

    听了昔离这番话,左丞相才明白过来,昔离这很有可能是在布局。“后生可畏啊,今日前来,不过是小女想见猫一眼。”

    左娇娇在一旁配合的直点头。

    昔离大手一挥,示意着“带小姐去看看她的爱猫。”

    然后左娇娇就蹦跶着去看她的小猫咪了,虽然可能看昔离更加的有看头。

    左丞相自然就留下来和昔离有话没话的聊着,聊着聊着左丞相默默的就喜欢上了这个年轻人。谈吐不凡,颇有学识,胸襟宽广,好,非常好。

    相见恨晚,大致上对左丞相来说就是这个意思。

    到最后,弄的这父女俩都舍不得离开昔离的府邸了。

    左丞相一一和昔离惜别,再三嘱咐一定要多来丞相府玩玩。

    昔离点头客套的应着。

    凤来儿虽在朝中,但是也得知了此事,寻得半日空闲,便去了昔府。府中的管家对凤来儿早就熟知,点头哈腰着迎了她进门。

    “大人在后院弹琴呢。”管家不自觉的就向凤来儿说着昔离的行为举动。

    凤来儿挑眉有几分的不可思议“今日怎有这般闲情逸致?”

    管家说着眼里流露出敬佩之情“大人聪颖,会客时间改制一三五,而今是四日下午,大人自得了空。”

    凤来儿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调笑着“倒是偷了懒。”

    越走近,昔离的琴声越发的清晰,但是也在凤来儿这句话落下之时,琴音戛然而止。这是有意还是无意,凤来儿心中一时发慌,也止了步。管家不知何时已经退下。

    隔着十几米,昔离坐在桃树之下,今日穿的有些慵懒,那姿态倒是有点像兰芷了。他双手倚在脑袋后面,闭着眼睛靠在桃树旁,双腿盘起来脚上放着把古琴。

    “还不过来嘛?”昔离微微启唇,带着沙哑的声音翩然而至。

    凤来儿有些尴尬咳嗽了一番,慢慢吞吞的走到昔离的身边“你都听见了?”

    “偷得浮生半日闲,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昔离暮然睁开深邃的眼眸,深沉如寒夜,璀璨如星辰。

    凤来儿抿着嘴唇笑着,敛着眸子,走到昔离跟前,撩了裙子坐下来,头靠在昔离的肩膀上“当然是为了你的亲亲夫人啦,乖啦~”

    昔离面带笑意“我可不接受任何的花言巧语,只接受实质性的奖励。”

    凤来儿头一偏,在昔离的嘴角如同蜻蜓点水的一吻。随即立刻躲开,靠在了昔离的肩膀上,偷偷的笑着。

    那温热还在昔离的嘴边停留。他的柔情溢于言表。

    昔离伸出一只手搂着凤来儿“夫人如此乖巧,让人欢喜至极。”

    “阿离夫君可是越来越得少女们的欢喜了,我可不得抓紧些。”凤来儿撅着小嘴带着些醋意的说着。

    昔离刮了刮凤来儿的鼻子说着“谁也不及我的夫人。能入你夫君眼的,天下之间,也就只有你。”

    凤来儿头倚靠着昔离的肩膀,双手也搂着昔离的腰,亲密的不得了。“阿离夫君,也越发的讨喜了。”

    “嗯。”昔离浓重的鼻音出声。

    “阿离夫君,屡破奇案可喜可贺了。”

    昔离嘴角微微扬起,淡然自若的说着“同喜。”

    “?同喜?”凤来儿挑着眉表示疑问。

    “夫人不喜我之喜?”

    凤来儿笑的开怀,应着“喜,自然喜。我阿离夫君这么厉害,如何不喜。”

    昔离满意的点点头,腿脚倒是有些坐的麻了。他松开凤来儿,将古琴放到边上,准备起身,凤来儿却制止了他。

    昔离见着凤来儿伸出白玉似的娇嫩双手,在他的腿脚处揉捏着,她巧笑倩兮,温柔的问着“还舒服嘛?”

    昔离宠溺的抚了抚凤来儿秀发“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估计就是这般待遇。”

    凤来儿轻笑着,不作答。耳根都红透了。

    昔离将凤来儿抱起,轻柔的放到院落之中的摇椅上,又给盖上薄毯。入秋了,天气难免有些凉意。

    他自己坐在石椅上,在那里泡着茶。时光静好。

    凤来儿享受着这般的待遇,嘴上确是说着“阿离夫君,如此宠我,日后若是我恃宠而骄了,可如何是好?”

    昔离嘴上笑着,喝了喝茶。饱含深情的眸子看着凤来儿“夫人娇气点,才看不上别人吶。”

    凤来儿呵呵的在一边笑着,转着话题“夫君那猫妖案,如何了?”

    “昨日破案了。”

    凤来儿一脸的惊讶“我的消息竟然晚了?”

    昔离挑眉,不可否置。

    凤来儿叹气,有些惋惜“本还想看看那猫妖呢。”

    “那可真是可惜了,猫妖让娇娇带回家了。”昔离点着头也装作惋惜的模样。

    “娇娇?左娇娇?”

    昔离点头。

    “喂,为什么叫的这般亲昵。”说翻脸就翻脸的本事,凤来儿掌握的极其的好。

    昔离无奈的摇头“夫人呐,你要知晓礼貌和亲昵的区别。娇娇就是亲昵了,那夫人莫非是礼貌的称呼了?”

    凤来儿噤了声,醋吃的多了,可就酸了呀。她尴尬的咳嗽一声“真凶不是猫妖,那是谁?”

    昔离真挚的看了一眼凤来儿“机智如夫人?夫人猜不出来?”

    凤来儿双手托着下巴,眨巴着双眼看着昔离“我以为是猫妖,还想让它许个愿呢。”

    昔离刮了刮她的鼻子“夫人这么神通,还需要向猫妖求愿?”

    凤来儿亲启红唇,小声的说着“秘密。”随后又说着“夫君不要再装神弄鬼了,快快说来。”

    昔离轻笑,解释着“那方丈才是真凶。那小师父无意撞破了方丈有妻女一事,故才被害。方丈作案倒也深谋远虑,寻了似猫牙一般的利器,上面抹了毒,在夜里悄悄的到小师父的房间里面然后下了手。”

    “其实我一直以为是猫妖说的那个师兄呢。”凤来儿难以想象害你的人,竟然是平日里看来最疼爱你的人。

    昔离叹息“这也是方丈的高明之处,将矛头都指向那个师兄,这样谁也不会想到是他了。但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啊。凶器最后也被找到在方丈的房里,而他的妻女亏得早已逃到外地去了。”

    凤来儿嘟囔着嘴,有些疑问“阿离夫君,你怎么看上去还有庆幸?!”

    昔离挑眉,点头。“和尚做出如此之事,虽然妻女无全责,但是总归被人知道了之后,日子就不好过了。有时候人们的舆论甚至会让他们生不如死。那倒不如他们就此逃走。”

    凤来儿往摇椅上用力的躺了躺,摇椅在青石板上晃荡了几下。凤来儿有些阴郁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虽然案子破了,但是结局并不是那般的好。她到宁可是猫妖作案,如此,便不会有别离。如此,红尘纷扰,多让人有所留恋。

    她不禁感慨“软红十丈,温柔乡里,真当让人沉醉呐。”

    昔离听闻着软软糯糯的尾音,从石椅上起身,俯身双手按住摇椅的手把,鼻尖贴着凤来儿的鼻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凤来儿的脸上,让她眼神有些迷离起来。

    他带着磁性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着“只愿此生醉卧美人膝。”

    凤来儿咽了咽口水,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她的心跳的好快。

    昔离轻轻的吻上了她的额头,她的眼睛,她的唇。

    凤来儿从耳根子开始泛红,直到脸颊也染上了胭脂般的色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