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领主大人非常科学

第72章 剧毒!

    救!

    尼克斯咬了咬牙。

    如果小孩救治失败,尼克斯愿意让他自己来承担后果,尽量不让林可名誉受损。

    他不想看生命在他眼前消逝。

    “勒浆草、紫飞花、黄葡萄藤……嗯,或许再加一点幸运花……”

    尼克斯将包裹里的东西一一翻出来,有的用手掰断碾碎,有的用嘴快速咀嚼。

    最后形成一摊墨绿色的药泥。

    尼克斯深吸一口气,将药泥涂抹在了小孩的胸口。

    没过多久,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小孩胸口的血液停止了往外冒,甚至小孩的表情也没有那么痛苦,原本有些苍白的脸渐渐恢复了红润。

    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

    “活了!活了!”

    “呜呜呜,兔人医生,多谢兔人医生!”

    “您的救助,比天上的星辰还耀眼!”

    “您一定是强大的职业者!”

    “等等!医生你怎么了!”

    原本众人正在欢呼,就看到尼克斯忽然后退几步,然后直挺挺向后倒去,倒在地上。

    尼克斯原本纯白的毛发,忽然从嘴部开始变得漆黑无比,并且这种黑色还在朝着全身蔓延。

    “勒浆草!是勒浆草!”

    有眼尖的汉子指向掉落在地面的黑色小草。

    众人一阵惊呼。

    勒浆草!

    这是最毒最毒的草!

    曾经有人在路上一不小心用碰到过这种小草,而在几个小时后打了个喷嚏,因为用碰过勒浆草的手碰到了嘴唇,然后那个人就被毒死了。

    勒浆草之毒,又被称为“死亡之神的注视”,恐怖至极。

    众人这才发现,涂抹在小孩胸口上的那坨药泥中,有兔人医生咀嚼后的勒浆草泥。

    “耶鲁!我的小耶鲁!”

    反应过来的小孩母亲一声痛哭,挣开了男人的束缚,来到小孩旁边。

    她的儿子胸口,竟然涂抹了勒浆草?!

    受伤还中毒?!

    必死无疑!

    而有一个看似是小孩父亲的人则是一瞬间怒目圆睁,从地上搬起一块石头就想往尼克斯那边砸:“卑劣的兔人!你竟然想毒死我小耶鲁!”

    男人高高举起石头,对准了尼克斯的头颅。

    他们俨然没有仔细查看自家孩子的状况,而是下意识觉得尼克斯是要毒死自家孩子。

    “别激动!快放下来!”

    “是啊!那是少爷的人!”

    “我们还是想想怎么说这兔人医生被毒死在这里的事吧!”

    “弄不好林可少爷一生气,我们村子就没了!”

    几个男人连忙劝阻,这兔人医生是少爷的人,砸死了到时候迁怒他们村子怎么办?

    在迁怒村子这种危急存亡的事情面前,小耶鲁的死在这些人看来就不重要了。

    他们现在甚至在担忧,担忧林可会以为是他们毒死的这兔人医生。

    “我不管!大不了砸死了这兔子,我再自杀!”

    那男人听着自家妻子的哭声,怒火上头,其他几人又一阵劝阻。

    然而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小孩陡然呻吟一声,喉咙沙哑:“妈……妈妈……”

    “谁在叫我呜呜呜……”原本正在哭泣的女人似乎听到了,怔了怔:“小耶鲁?小耶鲁?”她不敢相信,以为自己听到的是幻觉。

    “妈……妈妈……痛……”

    小孩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了跪坐在旁边的女人。

    女人马上狂喜,也不顾脸上的眼泪,大喊道:“小耶鲁活了!小耶鲁活了!”

    旁边的人本来距离小孩很远,因为他们怕沾染上勒浆草的毒。

    然而听到女人的话,整个场面还是静了静,然后目光齐刷刷看向地面的小耶鲁。

    只见小耶鲁面色红润,胸口不仅没有流血,而且似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这……”

    众人目瞪口呆,只有耶鲁父母围在小耶鲁身边。

    ……

    ……

    灵魂空间中。

    尼克斯的灵魂空间里,血脉是一根石柱子的样子,上面有一些花纹。

    “我怎么来到这里了。”

    尼克斯迷迷糊糊的。

    然而就在这时,他眼前代表他血脉的石柱子陡然发生变化。

    一抹黑色从石柱子底端向上蔓延,速度极快,就像一滴融入清水的墨汁一样。

    代表血脉的石柱子很高,不过上面的花纹只到底部,意味着尼克斯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只不过,那抹黑色的蔓延速度太快了!

    这跟石柱子实际上就是他的灵魂!

    “怎么了!!”

    尼克斯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用毛茸茸的手触碰上。

    “毒”。

    特质——“毒”!

    【学者】的特质正在纷纷被“毒”特质击溃,就像是被戳破的气泡一样消散。

    “研究”、“探索”……一个一个特质正在灵魂中消散。

    这代表,尼克斯对“毒”这个特质的感悟越来越深,甚至把【学者】的特质挤丢了。

    其中还有一些未知的变化。

    这是……转职?!

    “怎么会……毒特质?”

    尼克斯慌了。

    太明显了!

    他一直没有尝过毒,而这一次他尝了勒浆草,深刻体悟到了“毒”的特质。

    所以,他拥有了“毒”。

    但是经过奥夫的教导,他知道的。

    一开始的职业会是主职业,得到血脉大量的能量供给,后面的副职业只会得到很少的能量供养。

    如果莫名其妙成为了这个以“毒”为特质的职业,那他就做不成【医生】了!

    于是他马上闭上眼睛,将这段时间行医的感悟尽皆传输到了血脉之上。

    “医治”、“看病”、“草药”……

    一连串特质的相应感悟被他一一回想起来,只不过他的心依旧焦急无比。

    因为他一有时间就会尝试从【学者】转职到【医生】,但是一直不能成功。这一次……

    果然!

    这些特质输入之后,并没有直接融为一体形成职业,而是分散着的,根本不能融合。

    “怎么办……怎么办……”

    尼克斯心急如焚,【学者】的特质已经尽数被“毒”特质攻破,只差“学习”特质在苦苦支撑。

    医生……医生……

    林可先生让我体会,到底什么是医生。

    我……我体会到了吗?

    医……医生?

    生?

    “为什么叫‘医’和‘生’?”

    尼克斯忽然疑惑,然后福至心灵。

    林可的解释,生是一种人称代词,比如小生、老生,医生的意思就是拥有医术并进行医治的人。

    然而现在,尼克斯却发现,或许这个职业的名字另有奥妙。

    他想到了刚刚救助小耶鲁的过程。

    为了救耶鲁,他选择了冒险一搏。

    如果成了自然好,如果败了,他愿意以自杀的方式,不影响林可的名声。

    在那一瞬间,不愿生命消逝在眼前的动力,让他有勇气咀嚼勒浆草。

    医生,医治生命,活人白骨。

    这才是医生!

    同时,他还咀嚼了剧毒的草——勒浆草。

    这种剧毒的草,他是在一次偶然中,发现有重伤野狗吃了几种草再加上勒浆草后恢复活力,所以搜集的。

    他认为,这种勒浆草单吃有剧毒,但是配合特殊的草药就会有奇效,比如药效增强!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单吃了勒浆草,才导致他一瞬间明悟了“毒”特质吧,毕竟亲口尝试毒,才更能明白毒。

    只不过……

    从下决心救治小耶鲁,再到他莫名其妙来到灵魂空间,现在又清楚了“医生”这两个字的内在含义。

    这让他忽然明白了另外两个特质。

    “相生相克”、“生命至上”!

    这两个特质,少爷说过的!

    只不过是不确定的语气。

    但是现在看来……

    “试试吧……”

    于是,尼克斯闭上眼,将这两个特质的感悟尽皆输入血脉之中。

    在加上“毒”,再加上“学习”……

    石柱子之上的黑色陡然朝着尼克斯的手掌汇聚而去。

    石柱子上的花纹尽数收拢,连同黑色的“毒”特质一起,融合成了一个崭新的淡绿色花纹。

    在一个医生看来,拯救眼前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是。

    而明悟了这一点的尼克斯,在血脉中,一个崭新的职业正在形成。

    这是……

    【医生】!

    尼克斯睁开眼,其中尽是兴奋。

    成功了!

    因祸得福,他终于成功成为一名【医生】了!

    只不过……

    “嗯?似乎还可以转换?

    这是……嗯,应该称之为……【毒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