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梦境很有趣

第9章 拉钩上吊

    陈曦的脸,瞬间就黑了。

    你听我解释!

    她很想掐掉电话。

    可她浑身僵硬,连动弹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月色下,她仿佛看到那小女孩在笑!

    尖锐的一排牙齿,如蛟龙般的舞动舌头!

    流血的泪,

    涛涛的梦灵威压!

    明月的光辉都被彻底的遮掩,人间陷入无边的黑暗!

    她,

    她到底想干什么?!

    陈曦的心在颤抖。

    下一瞬。

    如蛟龙一般缠绕在落落周身的狭长舌头刹那拉近,一个眨眼之间,便从十三层逼近到陈曦面庞的一寸之距,陡然静止。

    这时候,空气才发出难以遮掩的刺耳音爆!

    乌云退散,

    月华重现人间,扬洒而下。

    画面宛若静止。

    陈曦眼眸瞪大。

    一根舌头,仿佛自幽冥而来,

    欲要洞穿她的眉心。

    扎破她的灵魂!

    “这……是个……警告……”

    “阿……阿姨,要管好……”

    “你的嘴……哟。”

    奶声奶气中,带着无与伦比的冰冷声音萦绕在陈曦的耳畔。

    正如话语所说。

    这是一场警告与威胁。

    警告什么?

    那就需要陈曦自己去悟了。

    也许,透露的越少,越安全。

    陈曦不想死,她还有美好的青春,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做,她很懂。

    舌头消失,

    抱着小猪玩偶的小女孩也消失不见。

    一切,仿佛是场幻觉,又像是被拖入了一场梦境。

    但真的是幻觉和梦境吗?

    陈曦……有点不信。

    她,不敢赌。

    满头大汗的陈曦再度看向十三层的栏杆位置,那儿,空空如也。

    连屋子里的灯光都“啪”的熄灭,只剩下清冷的月光。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抿了抿唇,陈曦眼眸中满是复杂之色。

    甚至,还有一股如释重负。

    杜方让那诡异的小女孩发出威胁,陈曦反而松了口气。

    就怕杜方什么都不做,心狠手辣的做掉她,那才怕。

    “不管如何,明天,我一定会好好表现!”

    陈曦攥起拳。

    为了不变成花圈下的灰色头像。

    为了……

    活下去!

    她,一定会好好表现!

    大佬只是想要成为渡梦师……这根本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也不算什么坏心思。

    所以,顺了他,又何妨!

    “喂!陈曦!”

    “快回答我!”

    “人呢?”

    攥在手中的手机,在不断的发出让她觉得聒噪的声音。

    陈曦抬起手机,斜瞥了一眼。

    毫不犹豫。

    挂掉。

    ……

    ……

    一辆黑色老旧轿车中,叼着根烟的张长林错愕的看着忙音的手机。

    “挂我电话?”

    “我是你队长啊!”

    张长林脸有点黑。

    但同时,他也有点担心,陈曦是不是出事了。

    “应该不会出事吧,那学生哪怕取走了禁忌器,可是按照对方微弱无比的梦灵强度,基本上不可能威胁到下位渡梦师级别的陈曦。”

    更何况,陈曦还是一位念力渡梦师。

    张长林深吸一口烟,眉头堆叠成“川”字。

    可话虽如此,作为队长,他依旧是有些担忧陈曦的安危。

    掐灭烟,扭动钥匙,引擎发动。

    张长林准备前往杜方在资料上所填写的地址位置。

    不过,车辆尚未行驶,他的手机亮起,伴随着提示铃音。

    张长林赶忙扫了一眼。

    是陈曦发来的信息。

    “下班时间,私人空间,请勿打扰。”

    张长林:“……”

    这是跟队长说话的态度吗?!

    牛哇,这就是属于年轻人的傲娇个性?

    张长林感觉自己好像和年轻人出现了巨大的代沟。

    不就是让她窥视普通人,所以就有小脾气了?

    张长林靠在车子的座椅上,摇下窗户,吹着晚风。

    许久,松了一口气。

    人没事就好。

    至于具体详情,明天上班的时候再问问陈曦吧。

    “杜方……”

    张长林穿着黑色风衣,眯着眼重新点燃根烟。

    他呢喃着这个名字。

    一个能够从诡阶九品梦灾中活下来的年轻人,真的……是个普通人吗?

    “还有那个林琉璃……精神科心理医生?”

    “她是怎么成为杜方的心理医生的……”

    “还有,在金陵渡梦师协会内,她的履历干净的有些不正常。”

    “在渡梦师协会当心理医生的……履历怎么可能这么干净?”

    张长林抖了抖烟灰。

    叼烟,启动,

    放手刹,踩油门。

    老旧的黑色轿车,缓缓行驶了起来。

    顺着笔直的柏油路。

    仿佛在巡视着这座城。

    路的两侧是霓虹闪烁,万家灯火,纸醉金迷。

    这是,

    他需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城。

    ……

    ……

    翌日。

    清晨,阳光又是正好。

    杜方从自己的房间里醒来,舒爽的伸了个懒腰。

    起床给在客厅玩小猪玩偶的落落张罗一顿早餐。

    爱心荷包蛋,外加一杯热牛奶,

    简单又营养。

    落落吃的很开心。

    ……

    亲情(落落):70100(↑)

    ……

    看着系统面板中,与落落的感情不断升温。

    杜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虽然这个养成系统怪异了些,但不可否认,这种看得见数值的亲情,怪让人有成就感的!

    杜方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

    先把和落落之间的亲情升到百分之九十。

    作为前世今生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杜方,感觉这个养成系统超有意思。

    “落落乖,爸鼻今天带你出去玩。”

    杜方笑道。

    一口喝光热牛奶,嘴角还夹杂着奶渍的落落眼睛不由一亮。

    “真的咩?”

    落落奶声奶气道,扬着小脸,惊喜的望着杜方。

    杜方修长的十指,交叉相叠,抵着下巴。

    “当然是真的,不过,咱们得先去考核成为职业渡梦师。”

    “成为职业渡梦师后,爸鼻才能赚好多小钱钱,给落落换大房子住!才能和落落一起玩捉迷藏。”

    落落开心的手舞足蹈!

    换大房子住,玩捉迷藏,这是落落的朴素愿望之一。

    杜方有些怜惜的看着落落。

    落落的特殊,杜方心中清楚,别人根本看不到她。

    林医生和陈曦,都不过是在装罢了,为了附和他的病情。

    杜方曾想过,落落也许只是个精神幻像。

    但是,这一个月的相处,杜方明白,落落并不是幻像。

    有种血浓于水的奇特感觉。

    仿佛落落身上真的流淌着他的血液一般。

    况且,哪怕……真的是幻像那又如何?

    他真将落落当女儿在养。

    也许别人看不到他,可在杜方眼中,落落有血有肉,会哭会笑,

    是他的女儿。

    活生生的人。

    那就行了。

    吃过早餐。

    杜方换了一身白衬衫,穿上熨烫好的黑西装。

    参加渡梦师考核,没有什么着装要求。

    不过,杜方觉得黑西装加白衬衫,人显得有精神,如果遇到一个看颜值的考官,杜方没准能获得点优待。

    这就是杜方对自己颜值的自信。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看脸的。

    锁上门,杜方牵着落落的小手,落落夹着粉色小猪玩偶。

    站在门口,落落小心翼翼的伸出穿着黑皮鞋的小脚,脚尖先点地。

    忐忑,

    害怕,

    期待,

    兴奋。

    杜方能感受到落落表露出的种种情绪,仿佛一个怕生的孩子。

    她有点不敢相信能够走出房子。

    “来,落落快来!”

    杜方走到门外,蹲在地上,张开双手,笑着道。

    落落看了看自己的黑皮鞋脚尖,又看了看笑着张手的杜方,嘴角弯成了月牙。

    她,真的能够走出来了呢!

    这是她苏醒以来,

    第一次走出房子。

    她笑着冲向了杜方的怀里。

    咯咯咯咯的笑声,仿佛冲散了白云下的暖阳。

    ……

    ……

    一大一小,走上了大街。

    在不少行人眼中,杜方的动作显得很怪异,因为他仿佛在牵着空气,在与空气说话。

    “落落,爸鼻告诉你,这是红绿灯。”

    “红灯行,绿灯停。”

    “这是共享单车,大家都能骑一骑的。”

    ……

    杜方一路上,拉着落落的小手,不断给她介绍着街上的事物。

    落落很好奇,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曾经,她的世界,目光所及,只有方寸之地,

    黑暗,逼仄,

    没有阳光。

    漫长岁月,不知光明。

    房子对她而言,既是封印,也是诅咒。

    她,应该是难以踏出房子半步的才对。

    而如今,她有了爸鼻。

    她似乎能够在爸鼻的帮助下,走出黑暗,逼仄的小房子。

    她的脸上挂着笑,她很开心。

    扭头看着杜方认真的指着事物,为她介绍,为她解惑的面庞。

    落落真的很开心。

    “爸鼻,落落以后能经常出来玩吗?”

    落落仰着小脸,看着杜方,小心翼翼的问道。

    杜方扭着头,看着落落那精致如童话小公主的脸蛋。

    望着脸蛋上浮现出的小心翼翼和期待,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心疼。

    她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才会小心翼翼的提出这样卑微的要求?

    单膝下蹲,伸出手,轻轻的捏了捏落落的小脸蛋。

    杜方露出柔和的笑容:“当然了呀,落落想去哪里,爸鼻都会带落落去,不信的话,爸鼻和你拉钩。”

    落落长长睫毛轻颤,

    她的小手被杜方牵起。

    一大一小,两根小拇指在空气中纠缠勾连。

    杜方温柔轻声道:

    “拉钩上吊一百年,”

    “不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