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梦境很有趣

第23章 为什么在梦里还要做数学

    张长林表面淡定,但是心头惊悸无比。

    不对劲!

    这诡物,有些不太对劲,

    这实力……根本不像是诡阶二品的诡物!

    要知道,张长林作为金陵市银牌小队的队长,身为上位渡梦师,寻常的诡阶三四品的梦灾,他一个人就能攻掠!

    但是,

    今日,他却是在诡阶二品的诡物手中栽了!

    那一巴掌,彻底的把张长林给打懵。

    毕竟,他张长林的梦灵,竟是被一巴掌给全部拍的压抑回了体内……

    这说明,这尊诡物的实力……超乎想象!

    “到底怎么回事?”

    “这场梦灾若是按照这诡物的实力,这些普通的高中生们,早就该全部死去才对?”

    “也许,这尊诡物本不属于这场梦灾,是双重梦灾中另一个梦灾中的诡物渗透!”

    “可若是这样……那第二重梦灾的评级……难不成真的是诡阶九品?”

    张长林被按在桌子上,一动不敢动。

    脑子倒是不断的运转,在思考着,

    但是越是思考,身体就愈发的泛起寒冷。

    根据这诡物一巴掌的力量……

    诡阶九品?

    亦或者……灭城阶?!

    艹!

    是他张长林的运气太差了吗?

    十赌九输的非酋,为何敢如此自信的来赌第二重梦灾的等级!

    你很膨胀啊!

    张长林恨不得给老赵一巴掌,

    都是被你给嘴碎的!

    说怕啥就来啥!

    张长林从来不是个怕事的人。

    不是因为那按在他头上让他动弹不得的血色手掌,他只是为了找出这场梦灾的杀人规则,所以,他才是答应考试。

    随着张长林答应了考试,那只按在他头上的手掌,缓缓的挪开了。

    “若有下次……将逐出考场!”

    冰冷的声音,仿佛玻璃在墙壁上摩擦,在张长林的耳畔厮磨着。

    让张长林脖子根处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还好,这诡物还讲规则。

    手掌从血玉状态退出,回归到不断流血的模样,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试卷。

    “继续考试。”

    严肃而恐怖的声音逐渐远去,空气中回荡着脚步声。

    那是监考官的皮鞋和地面碰撞的声音。

    滴答,滴答……

    时钟的指针在跳动,

    那是时间从笔尖流走。

    张长林的内心也很着急。

    想要攻掠一场梦灾,单单只靠莽是不可以的,有的时候,需要弄清楚诡物的杀人规则,以及杀人的缘由及手法。

    正常而言,每一场梦灾中的诡物,都不会无端杀人。

    例如之前代号为【猛鬼纸牌】的梦灾,诡物杀人和伤人,都是发生在学生与诡物斗地主输牌之后。

    因为输牌,所以触发了诡物的杀人和伤人缘由。

    那这一场梦灾的杀人规则……大概率是……

    考试!

    张长林的目光落在了试卷上。

    【金陵市第一女子高中第十次月考试卷】

    联想到之前那手掌监考官所说的,考试时间剩余半个小时……

    “所以,是要在规定时间内做完答卷,就不会被诡物所杀死?”

    张长林一眼看透本质。

    “这些学生之所以还活着,应该是因为考试时间还没有结束……”

    “等等!”

    张长林想到这,面色倏地微变。

    也就是说……

    剩下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梦灾若是还未曾被攻掠。

    那被封困在这场梦灾中的上千位女子高中的学生,未能完成答题条件的……怕是全部都要死!

    因为,这些人都会触发诡物的杀人规则!

    张长林或许有些明白赵赫是怎么死的了。

    赵赫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个原因,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联合整支小队选择强攻这场梦灾。

    结果……

    应该毫无悬念的,全被那只诡异的血玉手掌给做掉了。

    一只手掌就这么强,那手掌的主人呢?

    怕不是一尊灭城阶的诡物吧!

    张长林额头上冷汗涔涔。

    “看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答卷,剩余半个小时,最多花二十分钟用于答题!”

    张长林念头一定。

    目光落在了试卷的题目上,

    【一,选择题(共12题)】

    【1,定义在R上的函数y=f(x)的值域为[m,n],则y=f(x-1)的值域为()】

    张长林:“( ̄。。 ̄)……”

    这是特娘的是啥啊?

    啥啥啥啊!

    为什么在梦灾里,

    老子要做数学?!

    张长林感觉有点头晕,还有点胸闷和心塞。

    相比于做数学题,张长林有种起身和血玉手掌拼命的趋势。

    让诡物知道什么叫做……

    士可杀不可辱!

    张长林忽然有点怀念陈曦了。

    若是这个时候能够联系到陈曦,陈曦好歹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应该知道正确答案吧?

    笃笃笃……

    脚步声依旧在回荡。

    张长林额头上汗水越来越多。

    “越过不会做的题,先做会做的题。”

    张长林想起以前的老师传授的答题小技巧。

    视线横移。

    几分钟后,

    整张试卷全部看完,张长林颤抖落笔。

    在三道解答题的前面,分别写了三个“解:”。

    然后,

    没有然后了……

    望着没有一题会做的卷子,张长林砸吧了下嘴,忽然想抽根烟。

    没辙,他只能使出超级答题小技巧。

    “三长一短选个短,

    三短一长选个长,

    参差不齐选个C,

    徘徊不定铁选D。”

    张长林眼眸变得深邃了起来。

    就酱,

    走起!

    先写满了再说!

    不就是赌吗?

    总能赌对几道题吧?

    一念及此,张长林兴致冲冲的开始下注。

    ……

    ……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悠扬而欢快,喜庆而高亢。

    阳光灿烂。

    学校的广播音响中播放着让人浑身细胞都为之跃动的喜庆音乐。

    这就是校园歌声吗?

    这么喜庆?

    杜方站在金陵市第一女子高中的操场。

    阳光暖和,破开云层照耀而下,仿佛给整个大地都披上金色的纱衣。

    看来……

    又即将是一场温馨而有趣的梦境。

    也对……

    这一次的梦境里,好像……

    有媳妇!

    杜方面容上竟是流露出几分羞涩,忐忑和期待。

    系统包分配的媳妇……

    还真是让人有点小期待。

    “嘻嘻嘻。”

    “杜哥来啦!”

    “走啦,走啦,咱们该去考试啦。”

    ……

    杜方站在阳光温暖的操场中,周围忽然传来了一阵莺莺燕燕。

    随后,一位位穿着百褶短裙,黑色筒袜,露出一截白嫩大腿的校服少女们背着书包欢笑而来。

    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香味,那是少女们的体香混合着皂香。

    少女蹦蹦跳跳的来到杜方身边,一人一手,挽住杜方的臂弯。

    “妹妹们,别……别这样……”

    “我是有女儿的人……”

    杜方满脸羞红,有点不好意思。

    他这是升级了?

    从阿姨之友,

    升级到了少女之友?!

    若是媳妇在哪个角落看到他这糜乱的样子……

    会不会不太好?

    媳妇会不会听他的解释?

    就在杜方思考着的时候,

    整个人已经像是全校最受欢迎的校草一般,

    被一群活泼阳光的甜美少女簇拥着,进入到了教学楼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