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梦境很有趣

第22章 考试是不可能考试的

    “第一天,死去的女孩,她的脑子被挖掉了,或许,她数学不及格

    第二天,死去的女孩,她的双腿被砍掉了,或许,她跑步不及格

    第三天,死去的女孩,她的耳朵被切掉了,或许,她听力不及格

    第四天,死去的女孩,她的眼睛被挖掉了,或许,她画画不及格

    第五天,死去的女孩,她的舌头被割掉了,或许,她唱歌不及格

    第六天,死去的女孩,她的双手被斩掉了,或许,她钢琴不及格

    第七天,那些死去的女孩,或许……”

    ……

    校园的广播中,播放着这首歌谣。

    恐怖而又忧伤。

    天空的颜色,是灰色,光线变得昏暗,将整座校园都笼罩在其中。

    小芳背着沉重的书包,挂着黑眼圈,走在校园的小路上。

    她抬起头,侧耳倾听了下:“今天的学校,怎么播放这么忧伤的歌谣?”

    小芳摇了摇头,颠了颠沉重无比的书包,继续朝着教学楼走去。

    三年一班,这是她的班级,

    也是整个年段的优等班之一。

    写不完的作业,

    做不完的题目,

    重复的人生……

    学校的颜色,也仿佛变成了灰色似的。

    好累啊,很想休息。

    可是,各种各样的考试,像是追着赶着的鞭子,抽打在身后,驱逐着她不断的学习。

    踏入班级。

    小芳放下书包,有些古怪的看向四周。

    因为,她发现,今天的班级中,同学们似乎都有些古怪,一个个居然全部埋头在桌子上,在努力的做题。

    忧伤的音乐,顺着挂在教室黑板上方的音响中传出,配合上,笔尖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让小芳汗毛倒竖。

    她下意识的从书包中抽出纸和笔,寻找一道几何体解答,压压惊。

    随着做题,内心的恐惧倒是消弭了许多。

    仿佛融入了同学们之中后,使得她莫名心安。

    甚至,她有种麻木感,有股将做题一直做下去的冲动。

    若是能够一辈子都做题,那该有多好啊。

    “我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念头?”

    小芳有些惊恐。

    “我的早餐还没有吃呢,一个馒头,一杯泡粉的豆浆……”

    “我不想做题了,我饿……”

    “停下,这笔快点停下!我不想写作业!”

    小芳越来越惊恐,她发现自己头抬不起来了,视线之内,只剩下了纸张和题目。

    她的手,仿佛不受控制般在不停的写字……

    沙沙,沙沙……

    停下,

    快停下!

    小芳几乎要哭出声。

    可是,仿佛连表情都不属于她了。

    音响中,放了很久的忧伤而恐怖的歌谣,

    戛然而止。

    小芳那一直在书写的笔,也陡然停下。

    整个教室,突兀的安静,所有同学的笔,全部都停了下来!

    悄无声息。

    “喂,喂……”

    音响的沙沙声中,伴随着沙哑的声音,似乎在调试。

    “现在开始考试。”

    调试完毕后,音响中传出了最终的话语。

    小芳无法动弹,她的脑袋一直面对着课桌。

    桌子上的书本全部都收了起来,她只能盯着书桌。

    突然。

    一张卷子飘落在小芳的课桌上,遮蔽住了她的视野。

    “考试么?”

    小芳吐出一口气,这是她熟悉的领域,也是一直重复的人生。

    然而,一口气刚刚吐完。

    啪!

    一只染血的手掌,猛地拍在了白皙的卷子上。

    血水飞溅起来,溅了惊恐无比的小芳一脸。

    “考试,开始。”

    ……

    ……

    杜方牵着落落,看着伫立在校门口进入窥梦状态的张长林等人,眉头微微一皱。

    他知道,队长等人应该是进入梦灾中了。

    张长林让杜方不要进入这场梦灾,那是为了他好。

    但是……

    杜方有不得不入梦灾的理由。

    望着金陵市第一女子高中……

    杜方那张帅气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了一抹害羞之色。

    “孩子她妈出现了……”

    落落的妈妈,根据“相亲相爱一家人”的系统面板描述,

    那不正是他那位失联的妻子?

    包分配的妻子……

    也就是官方认证的妻子!

    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

    “这怎么好意思呢?”

    杜方抿了抿嘴。

    随后,迫不及待的牵着落落的手,朝着金陵市第一女子高中大门方向走去。

    “落落,带爸鼻找妈咪。”

    杜方说道。

    “好的呢!”落落则是乖巧的点头。

    小助理看着杜方的动作,不由一愣。

    “杜哥,你这……”

    张队不是提醒杜方不要进入这场梦灾吗?

    她张嘴欲要提醒。

    然而,她只感觉眼前的阳光忽然变得昏暗,世界仿佛一瞬间发生了大变。

    杜方原本牵着空气,突然变成牵着一个穿着百褶裙的小女孩。

    小女孩脑袋扭转一百八十度,朝着她咧开嘴。

    唇齿开合间,有话语响起。

    熟悉的画面,

    熟悉的梦魇。

    “嘻嘻……”

    “阿姨,落落想插你很久了。”

    “你是要阻止我们一家人团聚吗?!”

    苏小钰浑身一软,瘫在了地上。

    “打扰了。”

    ……

    ……

    第一女子高中的校门口。

    警戒线消失了,嘈杂的人群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五道身影。

    张长林叼着烟,黑色风衣的衣摆飘扬起来。

    他的身边,陈曦,赵禄,苏九命和司楠四人紧跟着。

    “第一天,死去的女孩……”

    他们聆听着从校园内传来的忧伤而又恐怖的歌声,皆是面色严肃中带着古怪。

    张长林伸长脖子,由外入内,打量着整座学校:“梦灵波动不算强……的确只算是诡阶二品的梦灾。”

    “但是,越是如此,就越不正常。”

    “赵赫的战力可不弱,而且还持有禁忌器,若只是诡阶二品的梦灾,他一个人就能直接攻掠,可是,他死了,他的队员也全部都死了。”

    “能让一支铜牌小队全军覆没,连脱离都做不到,这样的梦灾,最少都是诡阶六品以上。”

    “大家小心。”

    “本次梦灾代号为‘血色考场’,诡物可能与考试有关。”

    “大家注意梦灾中诡物的杀人方式,若是感觉情况不对,立刻选择强行脱离梦灾!”

    张长林开始制定攻掠计划。

    众人纷纷答应。

    随后,他们的精神体,踏入了第一女子高中,踏足梦灾之中。

    嗡……

    一踏入其中。

    张长林便感觉眼前一花。

    他发现自己坐在了教室中,面前是一张课桌。

    张长林感觉脖子下垂,像是被什么沉重的东西给压住似的,

    他只能盯着书桌,看看能否在其上研究出破局之法。

    不过,书桌上空空如也,只有一些手贱学生们留下的划痕,

    书桌上甚至还有不知道是哪个痴女刻写的“××喜欢××”的单相思语句。

    “呵,读书人,酸臭。”

    张长林笑了一声。

    “你们来晚了,但考试依旧要继续……考试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

    “时间一到……将停止答卷……”

    忽然,张长林脸上的笑容消失,因为他的耳畔传来沙哑的声音。

    一张试卷拍在了桌上,

    一只满是鲜血的手,按在其上。

    诡物出现!

    张长林眯起眼。

    “考试?考个锤子考!”

    张长林身上的梦灵波动开始沸腾。

    以他的实力,区区诡阶二品的诡物,也敢在他面前嚣张?

    他随便一捏,就能把诡阶二品的诡物,捏成他想要的形状!

    所以,考试是不可能考试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

    不及格三个字,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

    作为肉体以及念力双修的渡梦师,张长林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轰!

    梦灵波动流转到张长林的身躯,张长林身上的黑色风衣竟是鼓胀起来,被肌肉所填充!

    念力亦是在沸腾,

    腰间的禁忌器开始不住的抖动,欲要苏醒似的!

    嘭!

    张长林双手拍在桌子上,要直起身躯,抬起脑袋。

    “你不考试?”

    沙哑的声音在他的耳畔悠悠响彻。

    张长林懒得多说什么,直接以力破局,攻掠这个诡阶二品的梦灾,找寻潜藏在这个诡阶二品梦灾下的,另一场梦灾!

    然而,下一瞬,那按在卷子上的不断流淌鲜血的手掌,突然变成了完全的血色,仿佛血玉打造的一般。

    血玉手掌按住了张长林的脑袋。

    嘭的一声巨响!

    张长林的脑袋被狠狠按在了课桌上,

    强大的肉身,

    澎湃的梦灵,

    皆如梦幻泡影。

    被这恐怖的一巴掌给彻底的锁死!

    ???

    谁特娘的说是诡阶二品?

    张长林脑袋被手掌按在桌子上。

    他体面的吐出了口中叼着的那根沾染了牙龈血的烟,冷静道:“搞教育的,动口不动手,有辱斯文。”

    “再问一遍,你……”

    “考不考?”

    沙哑的声音在耳鬓厮磨,丝丝入扣。

    张长林:“呵。”

    “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