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女王爷

第七十章

竹林笔趣 www.xiazaicom.cn,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君墨染见着夙凌月的模样,只觉得心中像是针扎一般,浅浅的皱起了俊美,随后身形一闪竟然站到了夙凌月的身后,双手轻环住夙凌月的身体,邪魅的笑道:“你是怨魂,我是孤鬼,配起来正好。”

    夙凌月感受着背后传来的温热的温度,垂下眼睑,似乎心思并非在这上面。

    君墨染叹息了一声最终松开了双手,对着夙凌月说道:“夜深了,郡主也该休息了。”

    夙凌月依旧闭目,面上的表情未曾改变过。

    直到房间之中响起了轻轻的关门声之时,夙凌月才睁开双眼,盯着门口久久未曾言语。

    虽然那侍卫长死有余辜,但是毕竟是皇帝的手下,再加上被刺杀的四个侍卫,夙凌月隔日便写了奏折让人快马加鞭的送到了京城。

    纵然是快马加鞭,但是青州到京都的距离却是放在了那边,青帝收到奏折的时候已经是五日之后,静寂的御书房里只有青帝与苏公公两人,看着那白纸之上龙飞凤舞“叶相之爪”四个大字,青帝将奏折狠狠的砸到了桌案之上,面上带着丝丝冷笑:“好,好个叶卿寥,居然将爪牙伸到了朕的侍卫队之中,这样子的人还偏偏成了侍卫队队长!”

    苏公公见此,连忙递上手中的茶盏说道:“许是凑巧罢了。”

    “凑巧?凑巧便能成为朕培养出来的死士!”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对着身旁的苏公公说道,“传朕口谕,命六子夜星罗即日起前往江南,辅佐摄政郡主彻查江南贪官*一事,朕倒要看看这帮狼子野心的东西胆子究竟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苏公公闻言面上不喜不淡,领命离去。

    六皇子府。

    夜星罗此刻正坐在书房之中,身旁戚南面带忧色:“那摄政郡主倒是聪明的人,臣听闻郡主离开之时将所有大臣送来的礼物折成了银票交与皇上充实国库。”

    夜星罗的目光扫过有些忐忑的戚南问,面上带了些许笑意问道:“既然郡主是个聪明之人,戚老又在担心什么?”

    戚南忧色不减,反而又多了几分:“臣怕与虎谋皮,到时候反而会被反咬一口。要知道那郡主来处甚是神秘,那并恩候原本就是叶相的门生,那郡主虽然与夙府闹翻了,但毕竟……臣怕……”戚南说得隐晦,但是夜星罗却笑了起来。

    “戚老是怕夙府施得是苦肉之计?”夜星罗放下手中的书本,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若是苦肉计不如将计就计,若是真心要合作,如此平白得了一方助力,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但是……”戚南依旧不是很放心,虽然早前几人便已经商量好了要去拉拢夙凌月,但是如今拉拢到了,心中反而越加的不踏实,这个合作者实在是过于聪明了。

    “戚老,你老了。”因为老了,所以想得越来越多,担心的也越来越多,以至于无法放开手脚。

    戚南面色一变,终究是噤声了。

    这时候守在书房外面的小厮走了进来,对着夜星罗说道:“主子,宫里的苏公公来了。”

    夜星罗眨了眨眼,有些不明白苏公公此刻过来是为了什么,与戚南对视一眼,随后便说道:“将人请进来吧。”

    苏公公一进门先是对着夜星罗行礼,随后转身看向坐在一旁的戚南,有些惊讶的说道:“原来戚大人也在啊。”

    戚南连忙起身对着苏公公行了一个虚礼。

    苏公公回过之后才说明了此次的来意:“咱家是来传皇上圣谕的。”

    夜星罗与戚南闻言,连忙走到前面跪下。

    苏公公这才说道:“传皇上口谕,命六皇子即日起身前往江南协助摄政郡主办理江南贪官*一案。”

    夜星罗眼中的迷惘更甚,青帝总共有七个儿子,除去了大皇子已经受封,常年居住在分封之地外,便是太子夜星辰为风头之人,但是夜星辰毕竟是有诸多避讳,即便如此,也轮不到他,毕竟论出色上面还有四皇子,五皇子,再怎么也轮不到他,但是如今青帝却派了他去江南协助夙凌月办理此案,难道是看出了他与夙凌月之间的协议?

    夜星罗虽然心中万分疑惑,但是并未有任何的一样,连忙叩首谢恩。

    苏公公完成了,便告辞了。夜星罗自然是不敢像苏公公打听皇上的意思的。苏公公虽然是皇上身边的也,也有些见风行事的意思,但是骨子里却是绝对效忠青帝的,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他是可以透露,但是真正有用的怕是半个字也不会吐露出来。夜星罗若是真的像苏公公打听了,不但不会得到有用的消息,更多可能的怕是会让青帝有了警惕之心。

    苏公公离开之后,两人便站了起来,戚南看向夜星罗问道:“皇上这是有何用意?莫不是对您有了警戒之心,想以此试探?”

    夜星罗沉吟的片刻便回答到:“试探之意怕是不会有的。”这一点夜星罗自然是万分有信心的,别的不论,这些年来他虽然也有拉拢势力,但是却都是悄悄的进行的,并非如同其他人一样,虽然也是悄悄,但是拉拢的太多。

    更何况这太子之争中,还有太子与六皇兄为他遮掩,即便是青帝再怎么精明也不会注意到他,这一次派他出去,试探他是假,更多怕是在试探其他几位的动静啊。想到这里,夜星罗的眼中闪过一道精明,既然是试探别人,又给了他这么个机会,若是不珍惜,怕是会早天打雷劈的。

    “此次,江南那边的势力可以不必动了。”之前青帝单单派遣了夙凌月前往,那么为了掩盖他们两人合作的事情,他在江南的势力多多少少要损失一点以掩人耳目。

    但是如今青帝派了他前去,那么江南那边的势力理所当然的可以避过。

    戚南一听,嘴角一翘,眼中瞬间亮了起来,看来此次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啊。

    这边青帝做了试探的准备,江南那边夙凌月她们也解决了青州这边遗留下来的问题。夙凌月想着闽州那边横竖还有容尘在接近叶府,便与君墨染带着侍卫队去了兖州,兖州与青州相近,但是却是与闽州反向而行。

    夙凌月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引开叶卿寥以及其他人的注意力,以方便容尘能更顺利的接近叶府。

    不过一日的时间一行人便到了兖州,与夙凌月一同到来的还有京城传来的消息。

    夜星罗要来?君墨染一挑眉头,目光深不可测。

    才到兖州,君墨染便带着几人去了君府的别院,京城消息传来的时候,君墨染正对着夙凌月介绍兖州的风土人情,因而也知道了这白纸之中的内容。

    他对六皇子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前世的时候他是几位皇子之中行事最为低调的,也更懂得韬光养晦的。仅有的几个记忆,便是那日在戚府的南院,是夜星罗救了夙凌月。记得对方是个外表温润的男子。

    但是也正是因为是夜星罗救了夙凌月,因而他对那夜星罗心中存了几分疙瘩,毕竟女子通常会对在危急时刻救了自己的男子有着不一样的好感,不然又怎么会有这么英雄救美,进而抱得美人归的事情?

    原本夜星罗与夙凌月之间并未有太多的交集,这样子即便是夜星罗救了夙凌月,即便是有好感也会因为没有时间相处,进而淡下来,而他日日对着夙凌月自然有可趁之机,所以也未曾对夜星辰有太多的防备。但是如今青帝竟然将夜星罗派到江南来协助夙凌月查案,君墨染不由得产生了几分危机感。

    “皇上将六皇子派来?”君墨染虽然心中警惕,但是表面之上并未表现出任何的不妥,仍旧如同往常一般与夙凌月谈论着这件事的可能性,“六皇子在众多皇子之中并非是出色,更可以说是平庸,若说皇上不放心你一个人来处理江南之事,大可以派一个与你作对之人前来,如今派了一个六皇子过来,究竟是有何用意?”

    夙凌月看着君墨染一心在为自己分析的模样,目光之中含了几分犹豫,正想着该不该将自己与夜星罗合作之事告知对方。

    在君墨染话音落下之际,夙凌月的心中已然有了决定,面上含了笑意对着君墨染说道:“派了自己这边的过来,皇上并非是不放心我,更多是在试探那些个人究竟是有多大的胆子罢了。”

    自己的人?君墨染闻言,两道柳眉一竖,顿时危机感增强,似笑非笑的看向夙凌月问道:“那六皇子何时成了自己人了?为何我却未曾听到半丝风声呢?”

    夙凌月看着君墨染的模样,不知为何竟觉得心中万分的畅快,面上含了些许笑意答道:“早几日便是了,当朝有七个皇子,当中大皇子已经有了分封地,自然不会再参与这大位之争,剩下的几个当中,七皇子依附四皇子,五皇子锋芒过盛,三皇子并不参与这争夺之中来,便只有六皇子最为聪明,懂得韬光养晦。

    前世,他一直在等待机会竞争,但是因为夜星辰有了你得帮助,他并未有任何机会,因而所有准备只能无疾而终,如今夜星辰已经没有了你得帮助,而六皇子又懂得收敛锋芒。我必须寻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才能对付夜星辰,而这个理由最好的无非是阵营不同。六皇子正是一个好队友。”

    夙凌月既然决定要信任君墨染了,自然再无任何的隐瞒,便将自己的打算全部说了出来。

    君墨染听着夙凌月看似解释的叙述,心中的阴霾最终一扫而空,面上含了几分娇媚对着夙凌月笑道:“小丫头,其实你对我也是有了几分感情。”

    夙凌月明目清澈的看向君墨染,并不答应。

    ------题外话------

    有朋友劝我万更,早日完结。我很惆怅,万更啊……我也想完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