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奇缘之倾城公主无情王

第一百一十九章:互相伤害

竹林笔趣 www.xiazaicom.cn,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主意打定后,顾笙箫便辞别林悠韵等人,前往玉麟国的六王爷府去了。

    六王爷府

    可心去宫中探望完顾倾城,便回到了六王府,虽然她很想守护在顾倾城的身边,奈何身为府里仅有的妃子,她必须要打点府里的一切,因而不管内心多么煎熬,她都必须坐在府里面。

    就在可心思量顾倾城的遭遇时,突然一个家丁来报:

    “侧妃娘娘,门口来了一个乞丐,怎么赶都赶不走,给他食物他也不要,却要我把这个给您,说是可以从你这里拿到好多钱,疯疯癫癫的。”

    可心本想着随便给那乞丐一点银子,打发走算了,反正她现在也没心情料理这件事,更何况本来就是小事一桩,但是当她看到家丁手里那支精致的发钗,不觉一愣,忙伸手接了过去:那发钗有两只,是西域进贡来的特产,当初皇后娘娘赏赐给她们的,她与姐姐一人一只。

    “快把他带进来。”可心连忙命令道,原本焦躁的心更添几多激动:叫花子?难不成姐姐竟流落成讨饭的地步?

    “你是……”本以为家丁带来的会是自己的姐姐可情,却没料到竟是一个满脸污黑的叫花子,不免有几分失望,更多的是疑惑,遂急切地问道:“这支发钗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只见那人冷冷地扫视了一下四周,良久不语。可心会意,忙遣散众人道:“他们都走了,快说,否则我觉饶不了你。”

    “哦?”那人意味深长地说道,随即撕下脸上脏兮兮的面具。

    浓重的眉头下闪烁着深邃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只这么一眼,可心顿时吓得跪到了地上道:“奴婢知罪,请七皇子责罚。”

    虽然顾笙箫一直以来深居简出,每日只是习文学武,除了给皇上和皇后娘娘请安,甚少与人联系,但是他出众的相貌和高贵的气质却让人过目难忘。她跟随了皇后娘娘那么多年,又怎会认不出来呢?

    “不必了,你现在是玉麟国的侧妃,行个礼就可以了,不必下跪。我来找你是有要事相商。”

    “不,奴婢一辈子都是皇后娘娘的侍女,跪拜大礼还是要行的,七皇子有事尽管吩咐便是。”可心低着头回道。

    “你先起来说话吧。”顾笙箫扶起可心道:“你可有带我进玉麟国皇宫的法子?”

    “这个……”可心眉头微皱,眼波流转间回道:“奴婢每日都会去皇宫给皇后娘娘请安,将七皇子带进宫倒是没问题,只是要委屈七皇子扮成王府家丁的模样了。”

    “叫花子都扮得,家丁又有何妨,只要能进宫,你只管看着办就行。”顾笙箫豪爽地说道。

    “是。”可心微微福了福身子,看着顾笙箫的目光有些诧异:原本以为七皇子之前不与外界往来是性格太过孤傲,可现在看来却是之前看走了眼。经过一番波澜,他确实成长了不少。大丈夫当能屈能伸,七皇子绝非池中之物。

    玉麟国皇宫

    “慕老前辈夫妇光临我玉麟国,真可谓是蓬荜生辉呀。”墨子飞见到慕云常和林菁后,高兴地说道:慕云常夫妇在江湖上的威望他早有耳闻,几番想要招安不得,如今他们主动前来,怎能让他不高兴呢?

    “蒙皇上抬爱,老夫今日是为探望我那宝贝徒弟而来,不知皇上可否容老夫一见?”慕云常不卑不亢地说道:不知为何,他很是不喜欢墨子飞,总觉的他功利心太重。

    “那是自然,朕这就带慕老前辈探望五公主。”墨子飞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他早闻慕云常破例收顾倾城为徒弟,本来想借着六皇弟的名义邀请顾倾城前来以便招安慕云常,却不料被母后得知,痛斥了自己一顿,如今倒真是天赐良机呀。

    来到顾倾城的床榻旁,林菁心疼地握着顾倾城的手,看着顾倾城昏迷的虚弱模样,心痛极了:“倾城,师母来看你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师母好不好?”

    “老前辈也别太难过了,五皇妹虽然挨了一剑,但好在没有伤及要害,毒素也排清了,御医说休息个十天半月就好。”顾倾国本来是想安慰林菁来着,毕竟她知道林菁是顾倾城的师母,如果让倾城知道林菁为了她而难过一定也会跟着难过的,可是一想到都半个月过去了,倾城还未醒来,就再也掩饰不住悲伤的情绪。

    “大公主也别太难过了,老夫这就给她过渡一些真气,没准能激醒她也说不定。”

    “老前辈此话当真?”顾倾国破涕为笑道。

    “那是自然,只是……”慕云常冷眼看了一下四周,顾倾国当即会意,虽然不曾习武,也明白疗伤时一般还是旁人不打扰的好,因此委婉地说道:“皇上、皇后、六王爷,可否移驾他处,给五皇妹一个疗伤的空间?”

    “我不要,我要在这守着倾城。”墨子羽固执地说道。

    “子羽,不得任性,你要是想她早点醒来,就给我乖乖地出去。”墨子飞皱眉道。

    “可是……”墨子羽正想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毕竟慕云常的武功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为了顾倾城能早日醒来,即使再怎么不愿意,他还是出去了。

    “有劳幕老前辈,只要五皇妹能醒过来就好。”墨子飞诡异地笑道:难得请的大神来,他一定要想尽办法留在他才是。

    “有劳前辈了。”顾倾蓉说完便跟着墨子飞带着一群宫女太监出去了。

    空荡的房间内,慕云常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两个人相爱至深,又何必这般互相伤害呢?”